C端收费难 B端版权开销大 当虾米沦为“虾米”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国际足坛

来源:北京商报

原标题:当虾米沦为“虾米”

“人生就是不断地放下,然而痛心的是,我还没来得及与你们好好告别。”这句电影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里经典台词,用在现在的虾米身上再合适不过了。

“虾米音乐将于明年1月关闭”,这条来自业内的消息,官方一直未下场辟谣,如今依然在网络上余波荡漾。伤心的粉丝们,甚至喊出众筹的口号,表达对虾米的难舍。大家都不想告别,但又心知肚明,即便不是此刻,虾米音乐也不会陪伴大家太久了。

小众歌手和独立音乐人,这些音乐圈“小鱼小虾”曾在虾米的池塘里风生水起,他们与平台气味相投、秉性相吸、彼此成就,一起制造出独特的粉丝黏性和音乐氛围,呈现出小而美的独立状态,被很多资深乐迷喜爱。

2013年,本是虾米命运转折的高光时刻。这一年,虾米音乐被阿里收入囊中。此后一年,独立音乐人大行其道。庞麦郎、马頔、宋冬野、尧十三、痛仰乐队、声音玩具等独立音乐人相继引爆乐坛。

这原本应该是一个资本加身、神仙打架的开挂故事,几年后看起来却像是虾米掉入深渊的开始。从被选择的那一刻起,虾米便“我命不由我”的流浪。一边被“懂它”的人不食人间烟火地热爱着,一边被生存的柴米油盐围困着。

大量小众乐迷依然在此狂欢,好像末日永不来。日系摇滚、G-Funk、金属乐、Progressive House等都能在虾米上找到共鸣。他们自视处在音乐鄙视链的顶端,相信“我就是我,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”。

粉丝是天真的,他们希望音乐的归音乐。音乐之外,生存是现实的,窘境步步逼近,慢慢耗尽了资本的耐心。C端收费难,B端版权开销大,入不敷出,这种又颓又丧的处境,让阿里开始嫌弃虾米音乐。

“双11”前后,不少淘宝88VIP会员都会发现,这张会员卡同步赠送网易云音乐黑胶VIP会员。讽刺的是,阿里的新宠恰是虾米的对手。资本选择虾米,又放弃虾米。网易云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虾米很难说,但虾米已经没有退路了。

2018年,“双12”当天,本是阿里的庆典。这一天,腾讯音乐正式登陆纽交所,让阿里在自己的节日里笑不出来。

版权意识缺失,消费者不习惯付费,音乐人生存艰难,一直是音乐行业长年积弊。腾讯用强大的版权收割,撬开了8亿用户口袋。从此之后,这些用户被套牢,找不到另一片版权丰满的天空。而这个互联网音乐的大时代,除了第一,还是第一。

现在看,输掉版权大战,不是阿里输给了腾讯,而是虾米输掉了自己。在这里,滑板鞋之后,再无“约瑟翰-庞麦郎”,赵雷之后,再无“我们的时光”,梁晓雪唱着“时间没能解决的问题”,李志的记忆还停在“郑州”,马頔的故事留在了“孤岛”。

十年一场空,虾米最终沦为“虾米”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